笔趣阁
繁体版

第295章:她好像看到君澜了

最快更新凤凰醉:邪君盛宠杀手妃 !

    “原谅他们吧,圣女回来了,他们自然是要拿出全部的热情。”宁凰微微一笑,替炎姬拉好被子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听说,以前圣女的酒量可是相当可怕的,而今天她却只喝了一壶不到,就醉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了,那是以前。”宁凰转过身:“走吧,别打扰圣女歇息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离开。

    房门,轻轻关上。没过片刻,便又被推开,迈进一只绛紫色的男靴。

    男子步入房间,在床边坐下,节骨分明的手掌抚上炎姬的侧脸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笨女人。”微微含笑的嗓音,宛如天籁一般美妙动听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炎姬仿佛听到了他的话语,眉心略微动了一下,一只手不安分地从被窝里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还没来得及伸直,玉手就被君澜紧紧包裹在温暖的手掌中。

    “睡个觉都不老实。”君澜将她的手塞回被子里,轻轻按住。

    然而这时。

    本来熟睡的炎姬却是缓缓睁开美眸,在看到君澜那张熟悉的俊脸时,勾起唇角,轻轻一笑:“酒喝多了,有点出现幻觉了,你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炎姬说什么都不会相信,君澜会突然坐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君澜没有说话,她如梦呓般的声音显得有些微弱,却让他的心激起一层涟漪。

    “君澜,怎么办啊?之前我不知道古境之门百年才会开一次,等我一百年以后再回去,会不会找不到你了?”炎姬脑袋昏昏沉沉地,努力撑起身子,声音中还带着一丝哭腔。

    君澜顿时心中一疼。

    他想,她应该在进入古境的那一天,便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这两日,她心里应该都十分不好受吧。

    炎姬敛着眸光,睡意袭来,可她却强忍着不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因为,尽管眼前这个君澜是幻觉,她也不想他那么快消失。

    思念一个根本无法见到的人,于她而言,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澜伸出双臂,将她揽入怀中,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她的眉心:“乖,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…”或许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,让她看起来像个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。”君澜将手掌轻轻按在炎姬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听话,好好睡一觉。”君澜一点一点安抚着她。

    他的话语,仿佛带着一股魔力,果真让炎姬渐渐陷入睡梦之中。

    君澜将她轻轻放下,盖好被子,在她的樱唇印下深深的一吻,然后才离去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天大亮。

    炎姬猛然睁开眼睛,像触电似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昨晚好像看到君澜了!

    那货还亲了她!

    可是不对啊,君澜可能会出现在古境啊?

    到底是她出现了幻觉,还是怎样……

    炎姬甩了甩脑袋,发现对于昨晚的记忆有些混乱,记不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……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这一身的酒味,闻着都要醉了。

    炎姬简直不能忍受,立马冲出房间,却见云裳和宁凰早已候在此处。

    “圣女,您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沐浴!”

    火族中,有一处温泉,那里也是曾经火族圣女的浴池。

    宁凰和云裳为她准备好衣物,带着她去了浴池。

    “圣女,我们就先下去了,有事随时唤我们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炎姬点头。

    大概是昨晚真的喝太多了,现在脑子还有点晕。

    炎姬解开外衣扔到一边,然后慢慢坐下来,用脚探了探池水。

    这池水温度适中,不冷不热。

    炎姬唇角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,然后跳进了浴池中,后背轻轻靠在池壁上。

    池水打湿所有衣衫,也露出玲珑有致的身材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暗处突然传来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炎姬顿时惊觉,在水中转过身,将目光看往声音的发源地,眼眸微眯:“谁!”

    暗处诡异的寂静。

    就在炎姬戒心越来越强时,只感觉眼前一花,一抹身影便蹲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名男子,整张脸都带着面具,看不清他的容貌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绛紫色的衣袍,尊贵冷傲。

    炎姬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这身衣服,好像有些眼熟?

    炎姬想要努力想起昨晚的情形,但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君澜见她分神了,好看的唇角一勾,伸手轻轻挑起她的下巴,面具下深邃迷人的眼眸撞进她的眼底。

    “笨女人,洗澡的时候不要一直盯着一个正常男人看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?!”炎姬心下微惊,连忙挥开他的手,想要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但是,她忘了这是在浴池,脚下一个不稳,就栽进了池水中。

    君澜心中一紧,想要下去将她救起来,但却发现,她自己已经站起来了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的小媳妇懂水性呢,而且这池水并不深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炎姬一脸戒备。

    登徒子,居然偷看她洗澡!

    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想看你。”君澜勾唇。

    “看你大爷。”炎姬想也没想就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君澜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女人,才回古境没两天,脾气也变暴躁了?

    “敢偷看姑娘沐浴,你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炎姬抬起手,掌中一团火焰跳动。

    君澜气定神闲地坐了下来,姿态无比潇洒帅气:“我明明是光明正大的看。”

    炎姬:……

    这古境的登徒子都这么大胆的?

    她不禁低骂:“Fuck!这古境君主要是再不回来,古境的人都要翻天了!”

    古境君主?

    君澜轻笑:“君主招你惹你了?”

    “嘁!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吧,我也想知道,古境君主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炎姬狐疑地睨了他一眼:“你自己也是古境的人,你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才刚回来没多久,当然不知道了。”君澜说的也是实话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昨天才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巧了,我也不了解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刚才说的话,我已经听到了。”君澜道。

    “听到便听到。”炎姬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告诉君主?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告吧!”

    君澜眼眸中一片笑意。

    这小女人着实可爱得紧。

    “赶紧洗吧,虽然水是热的,但泡太久也不好。”君澜话语中透露的关心,让炎姬怔了一秒。

    然后,她慢慢缩进水中:“要你管。”

    君澜笑而不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