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繁体版

第487章:苏宁这身手是真的没话说

最快更新凤凰醉:邪君盛宠杀手妃 !

    虽然场外的人绝大部分都认为炎姬不可能赢得了赫连容,但当看到赫连容如此轻易便受了伤,心里还是对炎姬有了些改观。

    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都能伤得了中下阶的元素师,确实有些本事。

    而且看赫连容此番的模样,比赛还能继续下去吗?

    真言亦考虑到了这个问题,毕竟赫连容是赫连家的人,他肯定是会担心的,便道:“赫连容,你若真受了重伤,那便主动认输吧,胜败乃是常事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每个人都好面子,尤其是大家族里的人,可这赫连容已经受伤了,连腰都直不起来,就算硬撑着继续比赛,只怕也只有吃亏的份儿,到最后会输得更难看!

    所以,他想劝赫连容放弃,谁让她是赫连月的妹妹呢,要不是因为三皇子和赫连月之间有那层关系在,他才懒得管。

    只希望赫连容能明白他的用心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证明,赫连容根本没有将真言的话听进去,她耳边仿佛还回响着炎姬之前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她不能认输,不能当赫连家的耻辱!

    更何况,连爹和大姐也没开口让她认输啊!

    思及此,赫连容深吸一口气,试着慢慢直起了腰身,仿佛宣布一般的说道:“我不会认输的!不管最后结果如何,只要我还有一丝力气,我就绝对不认输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场外有不知名观赛者鼓掌大喊:“不愧是赫连家的人,有骨气,我看好你!”

    得到支持,赫连容并未因此便感到高兴,反正露出了不屑的眼神。

    切!

    谁需要你的鼓励了?

    炎姬轻笑:“喂,我劝你还是别硬撑了,投降吧,你打不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越是在这种时候,她越要用言语刺激赫连容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赫连容听了她的话之后,气得脸色一变,咬着牙恨恨道:“苏宁,有本事你就跟我正面交手啊,老是玩偷袭算什么本事!”

    “我有偷袭你吗?”炎姬无辜眨眼:“我方才不就是从正面打你的?是你自己反应迟钝,才让我得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赫连容这下不止丹田疼了,感觉肝脏都被气得生疼。

    “别你啊我啊的,要打就快点打,别浪费大家的时间,这次我让你十招好吧?如果十招之内你还没打倒我,那可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敢说!”赫连容直接打断炎姬的话,目光阴沉:“我倒要看看,你一个废物究竟能拿我怎么样!”

    言罢,赫连容忍着丹田的疼痛,聚起雷元素,朝炎姬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她原计划在这十招之内,使出全力将炎姬击败,这样既能尽快结束战斗,让自己早早就医,又能保住颜面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结果没想到——

    十招之后的赫连容,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她的招数,居然全败在了苏宁那把奇奇怪怪的剑下?

    她的雷元素,在那把剑下竟起不了丝毫的作用?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赫连容根本想不通。

    她看着炎姬那气定神闲,仿佛从头到尾都没战斗过的模样,脸色越来越难看,心里也开始怀疑,自己究竟能不能赢了这场比赛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她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!

    她当然得赢,必须得赢,绝不能丢赫连家的脸!

    炎姬看赫连容已经累得气喘吁吁,想着对方留存的力气所剩无几了,看来是时候结束这场比赛。

    赫连月也仿佛看出了炎姬接下来的动作,连忙道:“苏宁!你住手!容儿认输了!”

    然而,炎姬仿佛未曾听见般,只见一道人影闪过,赫连容根本来不及反应,便被四面八方传来的掌力打得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场外的观赛者们也看得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根本没看到炎姬人在哪儿,只看见一道道残影不停地在赫连容四周变化位置,他们连炎姬是怎么出手的,打在赫连容哪些部位,也根本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好、好快啊!

    苏宁这身手是真的没话说!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众人才见炎姬的速度略有减缓,直到最后像是累了一般,才停了下来,然后一剑狠狠打在赫连容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赫连容的身体被打出场外,落在赫连家主面前,猛喷一口血,然后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苏宁!!!”赫连家主气得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苏宁小姐,你未免太过分了,我刚刚都说了,容儿已经投降认输,你为何就是不肯放过她?”赫连月红了眼眶,那眼神尽是对炎姬的失望和责备。

    “规则上写着,只有比赛双方的其中一位认输才有效,你问问三位长老,他们可有听见赫连容认输?赫连容先前是怎么说的,你们赫连家的人应该听清楚了吧?明明是她自己好面子不愿开口投降,怪我?”炎姬讥讽扬唇,将手中的剑扔还给苏老爷子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这场比赛用不上这把剑了,继续留着也无用。

    “可、可你也不能把我妹妹伤成这样啊?”赫连月哭得梨花带雨,叫人好不怜惜。

    “我就纳闷了,你妹妹之前接连将两人打成重伤,别人都没说什么,怎么这时候你就有脸指责别人呢?只许州官放火,不准百姓点灯?”莫子尧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赫连月突然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是了,容儿先前两场比赛都下了狠手,她这时候为容儿说话,的确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被打成重伤也是他们自己技不如人,怨得了谁?”三皇子到底还是开口帮赫连月了。

    “哦,那照三皇子的意思,这个叫赫连容的也是因为技不如人才败给人家苏六小姐的,我说的没错吧!”莫子尧不屑一笑。

    什么玩意儿啊!

    护短是你这么护的吗?

    不要脸!

    这可是比赛,讲究公平公正的地方!

    “你!”三皇子被莫子尧这么一说,竟也觉得理亏。

    “哼!理亏了吧?”莫子尧冷哼。

    “咳咳,世子……”旁边的奴才见莫非夜脸色明显不对劲,赶紧开口提醒莫子尧一嘴。

    莫子尧也察觉到了莫非夜那危险的气息,连忙把嘴抿得死死的,还朝莫非夜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。